政策法规在线
当前所在:首页>>公民信访>>举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姜畲派出所办假案、办人情案

举报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姜畲派出所办假案、办人情案

时间:2019-07-29 08:57:37 来源: 作者: [] 浏览量:11200

    我名叫汤立军,男,52岁,电话号码是:187****0208,家住在湘潭市雨湖区姜畲镇尚泉村枫树村民组359号。
    2019年5月15日下午18时许,我在湘潭市雨湖区姜畲镇320国道泉塘子路段边贵满饭店准备用餐,即时接到二个匿名电话问我在哪里,我毫不隐瞒告诉他我在贵满饭店准备吃饭,大概不到5分钟一名叫伍金贵、一名叫伍坚强以及一名陌生女子就过来了,因为我认识伍金贵,于是准备和他上前交谈,我还没开口,伍金贵就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和伍坚强一起用衣服蒙住我的头后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而另外一名陌生女子则死命拖住我的手不许我反抗,整个过程持续立一分钟左右,我被他们打得满脸是伤口吐鲜血,当时我都能感觉自己的牙齿都被打掉了,于是我拼命挣脱,挣脱后我准备拿东西反抗,但没有拿到就被伍金贵从身后抱住了身体,而伍坚强则用金属硬器击打我后脑勺,致使我当场昏迷不醒。事后,公安机关民警多次找证人取证,据我所知,其中贵满饭店老板李贵满就找了两次,当天在饭店吃饭的叶玉梅找了一次,据李贵满、叶玉梅的陈述,我在未被伍金贵等人殴打之前体表无外伤,身体也没有任何部位出血,当伍金贵、伍坚强等人对我殴打后,我挣脱转身准备拿东西反抗时,叶玉梅、李贵满都能证实我口吐鲜血,且因当时叶玉梅、李贵满均站在我身后两之三米位置,无法看见伍金贵等人是如何对我实施殴打的过程,只能证明我是与他们三人拉扯以后才口吐鲜血的致使我口腔内两颗牙齿掉落,难道这样都证实不了我被殴打的事实?更加让我不解的是,2019年5月15日我被伍金贵、伍坚强等人打伤以后,一直未有处理结果,经过我多次告状、投诉,2019年6月18日,伍坚强才被公安机关以故意伤害刑事拘留,而事情并没有完结,没过多久,伍坚强就被取保候审,理由是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那么我想问问,从案发到抓人刑事拘留整整一个月有多的时间内,公安机关在做什么?取证?为什么会证据不足?还是公安机关在给嫌疑人充足的时间串供?平常只在电视剧内看到的剧情想不到在我身上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什么叫“黑可以说成白,白可以说成黑”当时我还在想,就算没有人看见我被殴打的整个过程,但起码李贵满和叶玉梅能证实我是被他们殴打完之后口里吐血的事实,而且在这一个月时间内,我多次请求公安机关依法处理打人者,却被一名办案民警告知,上面有领导压着,所以一直没有处理结果,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现在全国都在倡导三黑除恶,公安机关的领导难道还要做出头鸟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其实在我住院第二天,伍金贵就来医院跟我说,为了摆平伍坚强殴打我一事,已经在公安机关花费了将近两万元钱,希望能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结果也正是这样,行凶者逍遥法外,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还多次来我家里恐吓我,而我这名受害人连医药费都没人赔偿,试问法律的尊严、公平公正何在。更让我气愤的是,通过检察院的朋友得知,整个案件我做了三次笔录,李贵满做了两次笔录,叶玉梅做了一次笔录,而送到检察院的笔录只有我的第一次笔录,李贵满的第一次笔录,而其他笔录却不翼而飞,这中间到底有什么样的猫腻,才能让公安机关如此践踏法律的尊严,敢如此的不作为,剔除对行凶者不利的笔录材料,我希望广大网友能给我支持,让黑恶势力受到应有的惩罚,让保护伞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我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律。

分享到:
[关闭][返回顶部]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评价: 中评中立好评好评差评差评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最新评论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政策法规在线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国信涉农资讯中心主办—环境保护自律联盟百网站群成员站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政策法规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zcfgz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010-56019825 咨询:010-57028685 15340158952 监督:1501059698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X